荷蘭,風車之國。對於這個缺乏水力、動力資源的低地國家而言,因為風車的利用,給這裡的人民帶來了優厚補償。風車,已成為荷蘭民族文化的象徵。潘帕斯草原,夏無酷暑,冬無嚴寒,阿根廷的一顆明珠,世界上最美麗的視角之一。敏捷的騎手、深沉的歌手,還有美味的烤肉,這裡是阿根廷人遼闊的精神家園。在並不遙遠的過去,兩個相距甚遠的國家因為一樁姻緣被纏繞在一起,荷蘭王子和阿根廷姑娘,在全世界聚焦下,上演了美麗的愛情傳說。如今,在巴西的賽場,橙衣軍團與潘帕斯雄鷹為我們呈上綠茵的廝殺續寫傳奇。
   鬥轉星移,物是人非。當年的王子已繼位為荷蘭國王,他迎娶的姑娘已被尊為王后。世界杯的賽場,荷蘭依托強大的火力殺進四強,阿根廷則眾志成城一路奏凱。範加爾欲為荷蘭摘掉無冕之王的帽子,薩維利亞要為梅西稱王搬掉最後一塊石頭。針尖對麥芒,火併在所難免。均為荷蘭隊的超級粉絲,國王與王后此時不得不為選擇分道揚鑣。馬克西瑪王后不顧荷蘭媒體和公眾的抗議公開支持自己的國家隊,威廉國王除了認可王后的率真別無選擇。擁有小飛俠的荷蘭難奈阿根廷人的鐵桶陣,在點球生死戰上黯然出局。善變的範加爾死於戰術上的保守,一度展現在人們面前的631陣型,讓人疑惑這還是那支崇尚進攻的橙衣軍團嗎?65分鐘2射,90分鐘0射正,究竟是阿根廷的防守好,還是荷蘭的尖刀崩了刃?最後的關頭了,範加爾還在猶豫,他把本來留給克魯爾的機會留給了亨特拉爾,又在決定由誰擔任第一點球手時遭隊員拒絕,被強令出場的後衛弗拉爾重壓之下信心不足,踢出點球被撲。而荷蘭隊留在場上的門將西萊森顯然缺乏克魯爾的那種威懾對手的氣質,待其感覺上手已沒了時間。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範加爾曾教過阿根廷門將羅梅羅如何撲救點球。漲紅著臉的範加爾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曾手把手地教過羅梅羅撲點球,這更讓人難以接受。”這一次,範加爾的豪賭失靈,阿根廷小個子精靈槍挑風車,荷蘭黃金一代宣告謝幕。
   羅梅羅力拒荷蘭,荷蘭國王與王后的“戰爭”已偃旗息鼓,留給媒體的爆料已成佳話;輸掉半決賽的範加爾心灰意冷沒有戰意,巴西利亞的季軍之爭已成雞肋,“這樣的比賽沒有存在的必要,杯賽只有一個獎盃,那就是冠軍”。看來,感覺被侮辱的範加爾的確大為光火,心中的憤懣難以撫平,弄不好,荷蘭隊與巴西的三、四名之爭架勢還沒拉開,焦躁的範加爾會撇下球隊直飛美國與新東家曼聯會合。這事兒,放到範加爾身上,沒準兒真能幹出來。  (原標題:槍挑風車 王與後的“戰爭”)
創作者介紹

jenny

uihnfvaimye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