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益休閑會所門口,兩名男子在燒毀資料,
安德利花園酒店內的大床。

這是燒剩的部分資料。
  被曝光後 涉黃場所燒毀經營資料
  從火堆中搶出的部分單據有“技師”的開房記錄等信息
  地點:康益休閑會所
  央視報道猶如一枚重磅炸彈,被曝光的色情場所獲知消息後也立刻採取了措施儘力逃避責任。
  新快報記者第一時間趕到東莞中堂鎮瞭解相關情況,發現多個涉黃場所已人去樓空停止營業。一家名叫康益休閑會所的被曝光色情場所,則公然在大門口燒毀相關資料,但新快報記者冒險從火堆中搶到了部分單據,上面詳細記錄了該會所所謂技師和相關人員姓名及開房記錄。
  ■統籌:新快報記者 王華平 付玉良
  ■採寫:新快報記者 王穎 付玉良 尹政軍 李詠祁 楊英傑 朱爍然 王永強 鄒柳洲 盧佳
  ■攝影:新快報記者 寧彪
  門口小樹林兩男燒紙
  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此次被曝光的東莞康益休閑會所位於107國道旁,與廣州下轄的增城市地界僅相隔一條小河涌,是此次被央視曝光色情場所中距離廣州最近的一個。
  昨日下午3時04分,新快報記者到達該會所看到,兩個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正在會所大門口右側小樹林中生火堆,大門口則站著數名工作人員。記者看到,其中一名男子手中拿著一疊厚厚的紙質單據不時扔向火堆中。另一個則拿著棍子不斷翻動,讓火堆上的紙片燒得更旺。
  紙上滿是名字和數據
  新快報記者見狀走近搭腔說:“天氣真冷啊,在烤火啊?”其中一個西裝男子邊接話說道“是啊,烤火啊”,同時加緊往火堆中丟單據。當他們看到記者走近時,警惕地把所有紙片倒到火堆中,並把已經燒化的灰燼覆蓋在紙片上。
  記者隨即撿起旁邊的一根棍子也翻看起來,當看到幾張未完全燒壞的紙張時,便將這些紙張挑出火堆外,用腳踩滅火苗,發現紙張上滿是名字和數字便撿了起來。此時西裝男開始緊張起來,厲聲質問記者是誰,為什麼要拿他們的東西。記者隨即要求他們不許再燒並會打電話報警,西裝男見狀當即拿起手機叫人:“你們快點過來,有兩個男的不讓我燒掉那些東西。”
  新快報記者抓住這一空當,在火堆中搶出一疊被燒了大半的單據並踩滅了還在燃燒的火。
  該男子見狀立刻朝酒店方向喊人,酒店大門口原本站著的幾名男子聽到後,開始向這邊走來,新快報記者隨即駕車離開。
  記者仔細查看獲得的這份單據,發現上面詳細記錄了該店所謂“技師”和相關人員所開的房間數量,這些技師名字有些用的是全名,如“張敏”、“於洋”等,而有些則是類似“婷婷”、“牛牛”等化名。
  根據單據顯示,康益休閑會所每天所開的房間數量相差較大,越靠年底所開的房間數量大體呈上升趨勢。12月16日所開的房間僅有8間,12月18日有18間,而到了12月20日則有54間。
  摩的司機稱“突然沒有開業了”
  地點:源豐酒店
  距康益休閑會所數十米之遠的地方,就是另外一家被曝光的源豐酒店。該酒店門口臺階處擺放了兩列迎春花。有所不同的是,源豐酒店內的氛圍顯得十分安靜,非但大廳內空無一人,服務台也沒有人在值班,完全不像一個正常營業的酒店。
  從酒店大堂右側走入,裡面有一個休息區,幾個穿黑衣服的工作人員正坐在沙發上聊天。見記者有意住店,一女工作人員表示現在還沒到上班時間,要記者晚點來。另外一名工作人員則立刻改口稱,酒店現在還在放年假沒人來上班。為何年初十還沒上班?見記者反問,幾名在座的人員笑而不語。
  這些工作人員自稱酒店清潔員工,他們告訴記者,酒店春節放假了,他們是因為沒回家,被留下來看門和對酒店做一些日常維護工作的。對於酒店何時開工,平時是否有桑拿服務,他們都表示不知道。
  該酒店門外有一個保安崗亭,據值班保安稱,現在酒店還沒到上班時間,至於何時上班他也不清楚。而崗亭旁邊停著的幾名摩的司機聽到記者要找桑拿場所,立刻主動上前說明這家酒店現在不營業,但可以帶記者去其他“好玩”的地方。
  其中一名摩的司機稱,春節期間他們也在源豐酒店附近搭客,在春節前幾天酒店都有正常營業,“就是今天突然沒有開業了。”摩的司機同時告訴記者,現在源豐酒店沒得玩了,但他們還是可以帶著記者去找地方玩。“東莞這些地方多的是。”
  前臺有人但不接受訂房

  地點:安德利花園酒店
  源豐酒店4公里開外,是此次被曝光的另一家色情場所,名叫安德利花園酒店。記者在該酒店大門口停留了片刻,發現酒店整個停車場僅有一輛懸掛東莞號牌的小轎車。
  該酒店大堂面積達數百平方米足有兩層樓高,牆面都是黃色大理石,顯得富麗堂皇,而與之十分不匹配的是,大堂內無一人來往,顯得十分空曠。大堂左邊擺著幾張沙發和桌椅作為賓客休息區,中間則擺放著一株兩米多高的桃樹,上面滿是粉紅色的桃花,還密密麻麻地掛著上百封利是,看起來最近仍在正常營業。桃樹上面是一盞一米多高的水晶燈,四周則有一些圓形的射燈。
  記者到達時已是下午3時50分,由於只有大堂右邊的前臺還開著幾盞黃色射燈,整個酒店顯得格外昏暗。前臺則有四名員工正在聊天,其中三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看到記者進來就走過來詢問。當記者問及是否可以訂房的時候,其中一個男子笑著說都休息了。另一個身穿紅色羽絨服的女子則說現在酒店不開業了。當記者問什麼時候開業、是否有服務的時候,從酒店門口左邊的奔馳商務車上下來一個男人徑直走向記者,記者發現奔馳車上尚有一個光頭男人準備下車,便走出酒店大堂。
  隨後記者如約前往東莞市中堂公安分局。在前往該局途中,記者發現安德利花園酒店與該局相隔不到600米。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jenny

uihnfvaimye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